个体户徐诗霖成长路:非富二代 无国家队保障

中国青年报2014-08-26 10:58
0

徐诗霖

如果不是在美国的网球环境中锻炼了6年,徐诗霖可能不会获得南京青奥会网球女子单打冠军——但能够把孩子送往美国学网球,外界猜想,徐诗霖的家庭想必非富即贵。但事实却非如此。

在美国的6年,徐诗霖靠着父亲打工的钱、一名企业家的赞助和网球学校提供的全额奖金学支撑下来,她所走的网球成才之路,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是职业网球选手成长的必由之路,但在中国,这条路却走得很艰难。

昨天下午,中国选手徐诗霖在战胜一名白俄罗斯选手后获得南京青奥会网球女子单打冠军,相比起中国青奥代表团其他获得金牌的选手,“体制外”的徐诗霖显得很特殊,她的气质也与大多数中国运动员不同。

一口流利的英语、自信大方的举止、熟练的沟通技巧,这些特质对于一名16岁的中国运动员来说实属罕见。更重要的是,徐诗霖的网球天赋和才华已初露锋芒。近几年,中国女子网坛涌现的“小花”不少,徐诗霖能够脱颖而出成为中国青奥代表团唯一一名网球选手,足见其实力和潜力。

徐诗霖走到今天这一步,让父亲徐杨很欣慰,也让这个家庭多年的努力和付出没有白费。

徐杨是一名网球教练,在徐诗霖还只有三四岁时,他就带着她走上了网球场。“在女儿大约5岁的时候,我以一名网球教练的专业眼光判断,她具备成为优秀网球运动员的天赋和身体条件。”

到了2006年左右,徐杨考虑到当时国内仍显落后的网球发展环境,决定送8岁的徐诗霖去美国学习一段时间。

徐杨与妻子带着女儿,拿着旅游签证去的美国。到了美国后,徐杨一边让女儿进了著名的尼克网球学校,报了一个月的短期班,一边开始寻找工作。作为一名网球教练,徐杨很快找到了一份对口的工作,并经雇主的协助,将徐杨的旅游签证转为杰出人才工作签证。徐杨一家就此才能够长期合法地居住在美国。

“我们不是什么有钱人,几乎没有多少积蓄可供女儿在美国学网球。”徐杨表示,一家人在美国所有花销全靠自己当网球教练的收入。确定长期居住在美国后,徐诗霖进入了当地的小学,每天放学后跟着父亲练网球,直到她11岁获得美国国际网球学校全额奖学金前,她每天都是在公共球场接受父亲的网球指导。

“回想起在美国的最大收获,并不是获得了多么优越的网球训练条件或先进的技术指导,而是美国发达的青少年网球赛事体系。”徐诗霖向记者表示,“自己所生活的城市和周边城市,每周都有青少年网球比赛,一般可以从六七个赛事中挑选一个参加。比赛的锻炼效果肯定是训练达不到的。”

徐杨回忆,那时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带着女儿去参加一项青少年网球比赛,“美国打网球的孩子很多,但绝大多数孩子是把网球当作一个兴趣爱好,他们希望网球特长可以帮助自己考上大学或是申请到大学奖学金,把成为职业网球运动员作为目标的孩子其实非常少。”

由于很早就在父亲的指导下接受较高水平的网球训练,徐诗霖相比同龄的美国孩子,网球水平高出许多,这让她只能报名参加高年龄组的比赛,她向记者回忆,“我8岁的时候打12岁组的比赛,12岁的时候已经打18岁组的比赛。”

在徐诗霖快速成长的同时,徐杨靠打工艰难维持着整个家庭在美国的生活,这一状况直到徐诗霖10岁时才有所改变,“那一年,我的一位好朋友是广东的一个企业家,开始以个人名义赞助女儿打球,这让家庭的经济状况才有所好转。”这位企业家以个人名义赞助徐诗霖到15岁,此后,他的企业开始正式赞助徐诗霖。

徐诗霖11岁时又收到了一份大礼,那一年,因为她的网球天赋和才能,美国国际网球学校决定发给她为期3年的全额奖学金,徐杨背负的经济负担至此算是完全卸下。

但徐诗霖的成长也不是一帆风顺,徐杨表示,“女儿打球的状态也是时好时坏,对于网球也曾表现出抗拒,这种抗拒不是说她不想打网球了,而是觉得她被管得太多。”

徐诗霖回忆自己最难过的一段时间,“每天放学后我要去练球,但那个时候我更希望跟小伙伴一起玩,自己一个人练球多枯燥。”这种抗拒网球的想法在徐诗霖11岁时彻底消失了,那一年她进入了美国国际网球学校,她开始坚信,网球将是自己未来的人生方向。

徐杨从未考虑过给女儿谋划另一条人生道路,他表示,唯一可能让女儿放弃网球的原因就是自己供不起她继续练球,“在美国最艰苦的一段时间,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我知道,哪怕她不能走网球运动员的道路,她在美国靠网球特长申请一所好大学也有很大把握。”

徐诗霖在14岁那年回到国内,那一年也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国内一家经纪公司开始为徐诗霖服务,同时,这家经纪公司给徐诗霖安排了著名教练卡洛斯的短期指导,“仅仅两个多月,女儿的技术突飞猛进。”徐杨表示,卡洛斯作为指导过李娜的世界级教练确实名不虚传。

得到卡洛斯的指导后,徐诗霖的比赛成绩也大幅提高,她很快成为美国网球协会青少年选手排名系统里,女子14岁组的全美第一名。现在,徐诗霖又成为了青奥会冠军,无可争议地跻身15~18岁年龄段全球最顶尖网球选手行列。

一颗希望之星已经冉冉升起,徐杨为女儿打球付出的巨大努力和艰辛终于有了回报,但其实女儿才刚刚起步。

由于不是“体制内”运动员,徐诗霖即便是全国青少年网球选手中的佼佼者,却无法得到中国网球协会给予国家队运动员提供的优厚保障条件。“去年一年,在没有固定教练、没有保障团队的情况下,女儿参加一系列国际比赛依旧花了100多万元,因为女儿已经有赞助,所以说还能收支大致平衡。但为了她的进一步成长,势必需要建立个人的保障团队,包括自己的专职教练、体能教练等,我们现在是量入为出,根本没有能力去组建这样一个团队。”徐杨无奈地向记者表示,女儿在美国6年,曾经有机会加入外国籍,“如果是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到了女儿这样的网球水平,已经无须再为资金发愁,在这些国家,优秀的青少年运动员就算没有充足的商业赞助,国家网球协会也会予以必要的资助,但在中国,国家的保障还给不到像徐诗霖这样的‘体制外’运动员身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微博